欢迎访问:久久最新热视频精品店-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末日中的母子】(11)【作者:林少暴君】

字数:8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亲人重逢(中)有母子口交戏

  预计在五章之内出现男主  母亲  二姨  大姨的4P床戏。

  不过,我估计按照现在的速度,在十五号之前让男主推倒两个姨妈的计划就落空了啊,因为我的时间根本来不及。

  没想到居然要食言了啊!

  对了,我想问一问大家,你们能不能够接受二姨的身高达到一米九呢?
  我突然对高个子的女性有了强大的兴趣,因为身体小小的正太  身高一米九的优雅美艳御姐,这种反差巨大的组合实在是让我兴奋不已啊!

  所以,我打算在接下来的剧情中,让二姨也接受病毒的强化,并且身体被病毒改造一下当然,二姨的身高不会超过一米九五的,虽然我对突然对身体小小的正太配高个子御姐有强大的爱好,但不代表我喜欢女巨人啊。

           ————————————

  这些从酒店里逃出来的幸存者,加上我二姨的话总共有八个人:本市的市长何耀山,看起来对我二姨有好感的王志宾,穿着红色衣服将我推到的女人;两个样貌斯文的男人,一个有些高,一个有些矮,但他们身上的衣服却散发着一股怪味,应该是穿在身上流了很多汗,而又没功夫脱下换洗。

  还有另外两个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大姐姐,看样子也就二十岁出头,样貌还算乖巧,毕竟是大酒店的服务员嘛,只不过现在的面容看起来十分的憔悴,眼睛中充满了血丝,肯定是没有好好的休息。

  最后的一个,是一位皮肤稍微偏黑的中年男人,沉默不语地站在何耀山市长身后,头发有些杂乱,但却又不失镇定,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现在,因为我突然站起来向红衣女质问,他们所有人都看向了我。

  我毕竟是一个小孩子,看到这些大人齐刷刷地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压力使得我有些害怕。

  而那个穿红色衣服的女人看到我有些畏首畏尾的样子,于是面不改色地看着我,回道:「瞎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推你了?」

  她那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仿佛是我在诬蔑她似得。

  即使这位红衣女年轻貌美,容貌姣好,身材苗条,而且年龄也就二十多岁,但我却没办法对其产生好感,反而心里很讨厌她。

  妈妈站起身来,眼神微怒地看着红衣女,语气冷冰冰地问道:「你的意思是,我儿子是无缘无故的诬蔑你?」

  自从和我建立起了乱伦关系之后,妈妈就对我格外的宠溺爱护,无论我对她提什么要求从来都没有说个不字,更何况我手背上的擦伤是实实在在的。

  现在知道把我推倒在地使我手背擦伤的人就是这个红衣女,理所当然的生气了。

  「小君,怎么了?你认识黄姐姐么?」二姨这时插话进来,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看了看那位穿红衣服的女人,然后又看着我问道。

  二姨的表情很镇定,声音也很有亲和力,更何况还是我的亲人,于是我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之前被推倒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说完之后,二姨迅速地瞥了姓黄的女人一眼;妈妈也是没好气地看着她,问道:「你都听见了吧?究竟为什么要推我儿子?」

  那姓黄的大姐姐像是哑巴了似得,闭口不答,并且眼神在其他人身上转悠了一圈;只见那两个样貌斯文的男人和王志宾站在一起,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来帮自己说话;另外两位穿着服务员制服的年轻女生则是脸色苍白的看着地板,嘴唇蠕动着念念有词,不知道是在念叨自己的家人还是在求老天保佑。

  这时,何耀山开口了,只见他伸出双手做了个往下压的手势,说道:「好了好了,我想应该是黄美琴在和我们逃跑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到这位小朋友了,我在这里替她道歉,这位小朋友,真是对不起。」

  何市长的态度看起来十分诚恳,更何况他们都是大人,我一个小孩子也不敢和他们有争执,所以就没有继续对那红衣女人追问了。

  妈妈原本还想让红衣女亲自给我道歉,我就扯了扯她的胳膊,表示没必要,妈妈这才作罢。

  不过,话说回来,我真没想到何市长居然会对我道歉,而且语气又是这么的诚恳,真是让我非常意外,我还以为身居高官的人都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呢。
  于是,我就不和这位姓黄的红衣女人计较了。

  二姨这个时候的眼神投向了黄美琴,不知道为什么,黄美琴立马就把头偏到一旁,不敢对视。

  「好了,各位,现在该说正事了!」何市长站在中间,让所有人都能看到他,然后环视了一圈众人,沉声说道:「各位,我们好不容易从酒店逃离,离胜利又近了一步!虽然我知道大家都很疲惫了,需要休息,但是,一个现实摆在我们的面前。」

  此时,所有人都看向了何耀山,他深吸了一口气后,继续说道:「我相信,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丧尸的可怕了,而且谁也不想一直被这些怪物包围,让自己的生命不能够得到保障。」

  「我也不说废话了,只要我们能够开走停车场里的车子,我们就能够甩开那些丧尸,然后到达军队面前,这样,我们的安全就能够得到保障,然而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该如何解决停车场里的那些丧尸!」

  何耀山说着,将目光转移到了王志宾身上:「小王,你说说,刚才在外面都发现了什么?」

  同时地,众人也都将目光从何耀山身上转到了王志宾身上。

  王志宾被何耀山问话,没有半点迟疑就给出了回答:「我刚刚出去探查了一下,周围的丧尸并不是很多,应该大部分都被枪声吸引过去了,停车场大概有三十几个丧尸,非常危险!」

  何耀山沉默了片刻,然后抬眼望着在场的众人,说道:「各位,现在是要紧关头,如果有什么好的建议,就尽情说出来吧,集思广益总是好的。」

  大家也都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谁也没能给出一个好的建议,因为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仅仅两三个丧尸就能让自己提心吊胆,更别提停车场里有三十几个丧尸。

  这个时候,妈妈轻轻地站起身来,对何市长问道:「那个…不好意思…请问里面有休息的房间么?我和我儿子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何市长看到我妈妈站起来,还以为是有了什么主意,见她只是问有没有休息的房间,心里略微有些失落,但没有在表面上流露出来;淡淡地点了点头,然后指着发廊里面的铁门说道:「进了门,左拐,上了楼就是休息的房间,随便挑就是。」

  「谢谢。」妈妈道了声谢,然后就拉着我的手朝铁门走去。

  我有些疑惑地看着妈妈,毕竟她的体力自从变异之后就超乎寻常的好,而且恢复能力也十分强悍;在家里每日每夜缠绵交媾的时光中,甚至能够从早做到晚,如果不是因为爱惜我这个唯一的宝贝儿子,直接把我榨精榨到死都不在话下。
  然而,现在妈妈却说要休息?

  正当我有些疑惑的时候,仔细一看,妈妈的脸上确实是露出了疲惫的神色,这就让我想不明白了,为什么自从被病毒强化之后体力极强的妈妈会突然露出疲惫的神色呢?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妈妈已经拉着我的手来到了发廊二楼,随手推开一扇房门,先将我推了进去,然后再进来,并且反锁住了们。

  「妈妈,你这是怎么了?」我转过身来,看着妈妈现在的样子,我大惊失色。难道说妈妈是生病了?

  也难怪我会这么想,因为现在的妈妈脸色发白,额头冒汗,一副虚弱无力的样子。她把装着食物的背包卸下放在脚边,背靠着房门,身体无力地瘫倒坐在了地上。

  「妈妈,你怎么了!?不要紧吧?」我连忙走上前去,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关心地问道。

  妈妈瘫坐在地上,声音有气无力地说道:「小…小君…妈妈…好累啊…」
  我更加困惑了,问:「妈妈你刚刚不是好好的吗?」

  妈妈摇了摇头,虚弱地说道:「其实…刚刚我一直都是强撑着的…」

  妈妈看我一头雾水的表情,便强撑着虚弱的身体详细解释了一番。

  之前二姨差点被丧尸咬到的时候,妈妈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冲上前去救下了自己的姐妹,然后爆发出全部力量迅速地解决掉了剩下的丧尸。

  但这并不是没有代价的,在救下二姨之后,妈妈的身体就渐渐地有了疲倦感,就好像体力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抽走一样。

  「一开始我没有说出来,是不想让你们担心,而且当时的虚弱感也没有现在这么强烈。」妈妈说着,胸口也在大幅度的起伏着,呼吸也十分急促:「到了这家发廊之后…即使你二姨认识他们…但妈妈还是不想让自己虚弱的样子被他们发现。」

  说着,妈妈虚弱的俏脸上露出了惆怅的神情:「毕竟人心隔肚皮…之前在居民楼的那伙人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不是因为妈妈的身体经过了强化,有了自保的实力…如果我们母子真的落在了他们手里…天呐…妈妈真是不敢想…」

  妈妈说的都是实话,如果她没有被病毒强化过,如果她没有现在这么强的力量,那么在之前的居民楼的时候绝对会落得个凄惨的下场!直接死掉都能算是好的,但以妈妈的美色来看,最大的可能性则是成为每日每夜都被强行灌入精液的母狗,只要有稍微的反抗就会招来男人们轮奸凌辱的性奴!

  想到这里,我真是一阵后怕。

  「好了,妈妈,不要想这么多,你就抓紧时间好好休息吧。」我说着,用手替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妈妈,如果身体有什么地方难受的话一定要说出来,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舒服一些的!」

  妈妈背靠在门板上,脸上露出了欣慰的温柔笑容:「小君真是个乖孩子,既然这样的话…」

  妈妈说着,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下半身依旧瘫坐在地上,上半身前倾过来,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说道:「乖宝贝~ 给妈妈吃点你的精液吧,好么?」

  「现在吗?」我看着妈妈,问道。

  妈妈点了点头,疲惫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期待。

  虽然我现在提不起这方面的兴趣,但如果是妈妈的要求,我当然不会拒绝。
  「妈妈,我先扶你到床上去吧。」我说着,想要把妈妈扶到床上去,毕竟她现在还瘫坐在地上呢。

  妈妈摇了摇头,拒绝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的下体:「不…不用了…宝贝快点…给妈妈…吃精液…就…可以…」

  「直接…把…鸡鸡…插…插进…妈妈嘴里…」妈妈的身体貌似更加虚弱了,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断断续续的。

  但如果结合这张樱桃小嘴说出来的内容,却像是一位不知羞耻的淫荡艳母在对自己的儿子说着调情求欢的淫言浪语一般。

  我看到妈妈这幅虚弱的样子,也不敢磨蹭了,迅速地褪下裤子掏出自己的鸡鸡,贴在了妈妈的脸上。

  刚刚还有些呼吸急促的妈妈看到我的鸡鸡,就好像是有了动力一样。深呼吸了一口气,妈妈直接张开樱桃小嘴,伸出舌头在我的鸡鸡上舔着。

  「呼…呼…妈妈,快点舔,万一有人上来的话就糟了。」我小声地说着,一只手抚摸着妈妈的秀发。软趴趴的鸡鸡在湿软舌头的挑逗之下也逐渐的有了反应。
  妈妈的舌头非常柔软,而且还带着口水,舔在我的鸡鸡上给我一种湿滑软嫩的感觉。

  「唔…唔…宝贝…不用担心…妈妈…把门反锁了…唔…」妈妈一边含着我的鸡鸡,一边模糊地说着。头部一前一后地晃动,两片红唇将我的鸡鸡紧紧箍住,舌头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打转。

  「唔…咕唧咕唧…吧唧…咕叽…啧啧啧…」妈妈一边吸着我的鸡鸡,一边发出了淫靡的口水声,而且从她那一脸陶醉的表情来看,好像是在平常什么美味一样。

  我看着妈妈这幅淫荡的表情,再加上自己的鸡鸡正被亲生母亲含住吸允,自然而然地进入了状态,享受着妈妈的服务。

  「嘿嘿,妈妈,我的鸡鸡好吃么?」我看着瘫坐在自己身前,正在卖力吞吐我的鸡鸡的美母,满意地摸了摸她的脸庞,问道。

  「唔…吧唧吧唧…唔…哈…滋滋滋…啧啧…咕唧…」妈妈的一双美眸半闭半合,双手各自抓住我的两条大腿,口水都顺着我的鸡鸡流到了睾丸上。只听她嘴里含着我的鸡鸡,满脸淫荡的表情回答着:「唔…好吃…小君的鸡鸡…妈妈…最喜欢吃…」

  我伸出右手,按住妈妈的头,配合着她吮吸的动作一前一后地挺动腰部;完全充血勃起的鸡鸡在妈妈的嘴里用力抽插了几下,卵蛋也拍打在她脸上啪啪作响。
  「呼,妈妈,我的这根鸡鸡,可是被你生出来的。」鸡鸡被妈妈整根含住吸吮着,妈妈舌头上的味蕾与我的龟头摩擦,给我带来了别样的快感。我双手捧着妈妈的脸庞,打趣道:「妈妈,都说虎毒不食子,可你现在却在吃儿子的鸡鸡呢。」
  正陶醉在为儿子口交之中的妈妈被我逗笑了,一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连忙吐出我的鸡鸡,然后把脸贴在我的小腹,抬头望着我,调情道:「小君说错了唷,这根东西没变大的时候才能叫做鸡鸡,现在变得这么大了,就应该叫做鸡巴。」

  说着,妈妈对我抛了个媚眼,露出一个挑逗的笑容,伸出舌头在我的鸡鸡…不…是在我的鸡巴根部上开始舔着。

  「小君,这次就快点射出来吧,妈妈真的想要快点吃。」妈妈看起来有些着急,伸出手来握住我的鸡巴开始套弄,遍布红晕的俏脸上又浮现出了些许的疲惫:「宝贝的精液…对妈妈来说…是最好的补药…小君是乖孩子…所以…就…射给妈妈吧…」

  「啊…妈妈…我知道了…既然这样…我就早点射出来…」我伸出小小的右手替妈妈整理了一下头发,回答道。

  「小君真是妈妈的乖孩子,一定要多射一点出来给妈妈补身体。」妈妈表情魅惑,眼神温柔地看着我说道。

  紧接着,妈妈双眼含春地望着我,张开檀口,再一次地将我的鸡巴吞入口中,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是为了让我更加兴奋,妈妈吞的很慢,但也很诱人。

  只见那两片红润的香唇轻轻张开,将我的龟头顶端裹住,然后一条灵活滑嫩的丁香软舌骤然袭来,舌尖直接抵在我的马眼,并且以此为中心四处刮舔着。
  「啊…哈…呼…」我浑身爽的差点忍不住叫出声来。一开始的时候,妈妈的口技十分笨拙,甚至有好几次都用牙齿咬到了我的鸡巴,但在后来每日每夜的交媾缠绵中,妈妈的口交技术可以说是进步飞速。

  见我露出享受的愉悦神情,妈妈俏丽一笑,裹住我龟头顶端的两片红唇开始推进。

  不得不说,妈妈的这个做法确实能够挑逗起我的欲火。我口干舌燥的低着头,眼睛盯着妈妈的嘴唇一点一点地将我的龟头含住,但妈妈含的速度却很慢,一秒钟才往前含住一丁点,与刚才那激烈的吞吐完全成反比。

  但是妈妈的舌头却没有慢下来,一直都在我的龟头上舔着,舌尖撑开了我的马眼,然后大力的吮吸,似乎是想就这样将我的精液给吸出来。

  「啊…妈妈…我忍不住了…」我实在是受不了妈妈这慢吞吞的速度,双手直接抓住妈妈的头发,低喝了一声,用尽全力地把妈妈的口腔当做肉屄,挺着一根坚硬粗大的鸡巴在妈妈的嘴里尽情抽插了起来。

  「唔…呜呜呜呜!」妈妈在被我这种粗暴的抽插之下,完全不做任何反抗,反而用双手抓住我的小腿为我固定住身体,使我能够更加尽情的插她的嘴。
  「哈…哈…哈…妈妈…用力吸啊…你要吃的精液…就要…来了…」我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抱住妈妈的头大力抽送着鸡巴。当我粗大的鸡巴破开妈妈的樱桃小嘴,龟头直接突入到妈妈的口腔深处时,这种难以言喻的快感、征服感、以及蹂躏这两片娇艳红唇所带来的满足感,真是让我欲仙欲死。

  「啊…妈妈…我要…射出来了…」我用力地按住妈妈的头,使其紧贴着我的胯间,两颗卵蛋用力地挤压在她的脸上。

  一阵触电般的快感从传遍全身上下,紧接着精关一松,一大股滚烫浓稠的精液从龟头上的马眼喷涌而出,这一次我没有任何保留,直接将全部的精液都一股脑的射了出来。

  早已期待多时的妈妈生怕漏了一滴似得,忙不迭地吞咽着我的精液,只见她的喉咙咕噜咕噜地往下咽着。

  这一次的射精持续了一分多钟,直接让妈妈喝了个饱;而且射完之后妈妈还不许我拔出来,而是用舌头在我的鸡巴上舔了好几圈,确定没有遗留下任何精液,方才吐出了我的肉棒。

  「唔…哈…」妈妈的脸上浮现出亢奋的绯红,双眼也变得炯炯有神,气色也好了许多。

  而我,由于刚刚在妈妈的嘴里射出大量的精液,浑身都舒畅无比,一张稚嫩的小脸上也和妈妈一样浮现出红晕。

  「小君,真是妈妈的好孩子,给我吃了这么多的精液。」妈妈喘息着说道。看着我的眼神变得十分迷恋,喉咙里还残留着不少精液。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了笑,问:「妈妈,这下子好了一些吧?」

  妈妈俏丽地笑了笑,看样子体力也一下子恢复了许多,直接从地上站起来,背靠着房门,对我说道:「好多了,力气也恢复了不少,看来宝贝儿子的精液对妈妈来说真是最好的补药。」

  我嘿嘿一笑,心里觉得非常愉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

  「嗯?」妈妈先是一个激灵,然后确认了一下房门是反锁的,方才松了口气,紧接着对我小声说道:「小君,有人来了。」

  根本不用妈妈提醒,我也听见了,连忙把裤子提起来,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我屏住呼吸看着房门。

  只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既然有人来到了二楼,怎么会不发出脚步声呢?难不成是故意轻手轻脚地走上来?难道是不想让我和妈妈发现?可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上来之后还要敲门?

  「谁啊?」妈妈紧靠着房门,小声地问着外面的人。

  「小情,是我。」二姨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二姨啊,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没有脚步声了,因为二姨现在只穿了一双黑色的丝袜,并没有鞋子,她那一双柔软的肉脚除非是用力地奔跑,否则就不会发出什么明显的声音。

  「二姐,有什么事吗?」妈妈用手整理了一下头发,小声问。并且心虚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周围,确认了没有什么沾上什么精液。

  二姨在门后看不到房间内的景象,于是说道:「小情,你先把门打开,我进去说。」

  「哦,好。」妈妈先应了一声,然后打开了房门。

  门外的二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直接迈着一双黑丝长腿走了进来。

  「小情,休息了怎么样了?」二姨进门之后,先是关心地问了一句。

  妈妈点了点头,回道:「好多了。」

  这倒是实话,毕竟刚刚吃了我那么多精液来滋补身体呢。

  「那就好。」二姨看着自己的妹妹,温柔地笑了笑,可是随即却又变成了一副皱着眉头的表情:「小情,我有件事必须要跟你说。」

  「什么事?」妈妈问。看着自己二姐这幅严肃的表情,心中忽然有些紧张。
  二姨看了我一眼,像是在犹豫要不要当着一个小孩子的面说出接下来的话;大概过了两三秒,她伸手将房门关上,然后对我和妈妈说道:「小情,楼下何耀山他们正在商量接下来的对策,探讨该怎么解决停车场里的那些丧尸,然后开走车子。」

  「就在刚刚,黄美琴…哦…就是穿红衣服的那个女人,她提出建议,让运动能力最强的人为诱饵,将停车场里的丧尸引开,这样就能够让剩下的人开走车子了。」二姨说着,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可是想也能想到,这种提议虽然不失为一种办法,可谁会心甘情愿的做诱饵呢?于是,她在提出这个提议之后,谁都没有说话,大家就这样沉默了。」

  我和妈妈沉默着,我的心中似乎猜到二姨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紧接着,二姨握住了我妈妈的双手,表情真诚地说道:「小情,你是我的亲妹妹,也是我最信任的人,之前我差点被丧尸吃掉的时候,是你突然出现救下了我,而且你因祸得福经过了病毒的强化,现在的身体力量也远超我们这些普通人…」

  「好了,二姐,我知道了。」妈妈突然打断了自己姐姐的话,露出一个微笑,坦然道:「如果有需要,我会去当诱饵的。」

  「妈妈!」我在一旁又惊又急地拽了拽她的胳膊。

  开什么玩笑?让我的妈妈去当诱饵?我是一万个不同意!

  突然,二姨笑了,漂亮的双眼弯成月牙,红艳的朱唇也轻轻地抿了起来,虽然这一切都显得十分靓丽诱人,但此时此刻在我眼里却简直令人痛恨!

  妈妈可是二姨的亲姐妹啊!为什么?为什么二姨会让自己的亲妹妹以身犯险?
  就在我气愤的时候,二姨将还没有说完的话接着说了出来:「但是,即便如此,我这个当姐姐的还是希望你不要去当诱饵。」

  「什么?」我比妈妈更先惊讶出声,刚刚腾起的怒火一下子就被浇灭了。
  而妈妈却是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微笑。

  二姨望着一脸呆滞的我,然后笑着对我妈妈说道:「小情,老实告诉我,之前救下我的时候爆发出的力量和速度是不是有代价的?」

  妈妈点了点头,没有隐瞒。

  「果然。」二姨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刚刚我就在纳闷,你明明看起来一切正常,可是却突然说要休息一下,而且你在带着小君走过铁门的时候,我发现你的脚步有些虚浮,就在想你是不是累着了,现在看来,是之前爆发出惊人力量的时候消耗了你太多的体力,对吧?」

  「没错。」妈妈又点了点头。

  二姨长呼了一口气,高挑的身子显得十分优雅,只听她缓缓说道:「也对,那么强的力量不是没有代价的,所以,小情,你接下来绝对不能暴露自己的真正实力,也不要去当什么诱饵,和小君伪装成一对普通的母子就好,除非真的是到了生死关头,明白么?」

  妈妈这次没有点头,而是反问道:「二姐,难道你就不想坐上车子逃到军队面前寻求保护吗?只要让我去当诱饵就可以办到的!」

  「你说的没错。」二姨淡淡一笑,点了下头,接着又说:「但这个办法是以你的安全为赌注,如果真的出了什么差错,你很有可能会死掉!我绝对不可以让你冒这个险!别忘了,你现在不仅仅是我的妹妹,更是小君的妈妈,你如果死了,谁来保护小君呢?我吗?我并没有你现在这么强的力量,也不能向你保证可以一直保护小君不受危险。」

  「二姐…」妈妈听着听着,眼眶有些发红,心中感动不已。

  我也羞愧地低下了头,真是该死!刚刚居然将二姨想象成了一个不顾姐妹安全的坏女人!

  二姨瞧我的反应,当然看穿了我的心思,便开玩笑地说:「怎么了?小君,刚刚是不是把二姨我往坏处想了?」

  我没有说话,而是头埋得更低了,我这薄脸皮一下子就被二姨说的直发烫。
  妈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一手搂住我的肩膀,对二姨说道:「好了,二姐,你也别说小君了,他也是关心我。」

  「是啊,你们母子情深,我当然能理解。」二姨笑了笑,说道。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母子情深这四个字原本很普通,是用来形容普通母子的,但现在在我和妈妈听来却有了别样的味道。

  我和妈妈两人的脑海里一下子就浮现出了之前在家里日日夜夜交媾不休的场景,以及精液、奶水、淫水横飞的淫秽画面。

  「是啊…母子情深…」妈妈毕竟是大人,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将我楼的更紧了,对二姨笑了笑。

  「好了,你慢慢休息吧,我下去看看他们讨论的怎么样了。」二姨说着,就准备离开了。

  可当她还没有来得及推开房门时,外面却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苏姐!苏姐!快点下来!外面有情况!」王志宾的声音在楼梯间传到房间内,而且听起来十分地激动兴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